分类
情感

这世间最烈的酒 ,是你低头噙笑的温柔

成长的路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,碰到一些人,经历一些事,才会知道,你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。

他是打破原则也要追逐的人,他是想要终于白头的人。

在部长的三令五申下,我不情不愿参加了部门这次举办的迎新会,据说是迎接一位大人物,这个人将担任部长,而我们部长将喜滋滋升职调入总公司。

我是一个讨厌麻烦的人,鉴于我特殊的身份,身边的朋友极少,而我也乐得自在。

当看到那位传说的大人物时,我有一种辞职的冲动。

他可以说是我这辈子都不愿见到的人,如果偏要见面,也将是在他的婚礼上。

他显然也认出了我,坐在我旁边,一如既往温柔的说“好久不见,过得还好吗?”

出于礼貌,我也只能微微一笑“挺好的。”

是啊,挺好的,不是吗?除了朋友,爱人,什么都有了,难道不好吗?

豪车出行,不工作也有钱,追求者排着长队,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开挂的人生,不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吗?而在这些风光的外表下,藏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苦楚。

曾经的我不学无术,吃喝玩乐,狐朋狗友一堆,最讨厌的人就是西装革履一派风光的人,而看看现在的自己,原来人真的会成为曾经自己最讨厌的人。

他温柔如春风,轻轻的来到我的世界,最后也悄悄的走了。

我和他是在酒吧认识的,他来找他妹妹,而他妹妹就在我的酒桌上。

“女孩子就该有个女孩子的样子,自以为很好看,实际上却让人恶心。”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,我当时就对这个男人起了兴趣,并与他妹妹串通,发誓一定要搞定这个男人。

“嘿,赵如风,我喜欢你,做我男朋友吧!”这是我的表白,不出意外我被拒绝了。

我为他穿起了白裙,学了做饭,把圈子变得干净,不再出入夜店,我把自己变得优秀,最终也不负众望成为了他的女朋友,那些一起种花,一起做饭,一起逛街的日子总是很短暂,他的笑容在我的世界里也很短暂。

他说,我们分手吧,山鸡永远成不了凤凰,你戴着面具的样子真的很恶心。

我猛然惊醒,是啊,我为什么成了现在的样子啊。

他走了,离开了我的世界,同时带走了那个潇洒肆意的自己。

过了这么多年,再次相见,心动的感觉早已不在,念念不忘的只有那份感情。

他让我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好女孩,而我也早已习惯了这副面具,舍不得摘下,可能在等着什么,也可能不想揭开伤疤吧。

时至今日,他的温柔依然还是那么迷人,而我却早已不是那个小女孩了。

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有一件事会让你成长,生活也总有很多迫不得已,戴着伪善的面具,或许是对抗生活的最好的方式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