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  /  童話故事   /  
  • 奪妻

    初冬,下雪,夜。

    王仙兒靠在心愛男人的身上,男人的心很疼。

    “下個月十八,擲杯山莊的馬殤橫要娶我過門了。”王仙兒的話很輕。

    男人說:“只要能和你在一起,我什么都愿意。”

    王仙兒說:“我不想嫁給別人,我只想和你在一起。你帶我走吧,我們遠走高飛,到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,安安靜靜地生活。”

    兩人相依相擁,往遠方而去……

    王仙兒是船頭幫幫主王四絕的女兒,是江湖上有名的美女,嫁給江湖地位顯赫的擲杯山莊少爺,在外人看來那是才子佳人絕配。

    李無名是獨臂刀王段了恨的關門弟子,在江湖上初露鋒芒;段了恨雖然是一代刀王,但年歲已高,已在一年前金盆洗手退隱江湖了。因為一個人的武功再高,也敵不過歲月的摧殘和疾病的折磨。

    奪妻(2)

    李無名握刀的手很穩,雖然出刀的速度不快,但力度卻把握得恰到好處,隨著他的刀一拖,皮肉在刀下斷裂。

    他把割下的那塊肉用一根水草束起,遞給肉案前的胖大嫂,說:“多謝!三文錢。”

    李無名自從練刀的那一刻起,從來就沒有想到自己會做一個殺豬的屠夫;假若此事讓他的師父獨臂刀王知曉,非把他老人家氣得吐血不可。李無名和王仙兒已離開江湖,來到苦水鎮這個窮鄉僻壤。

    “相套,今早的生意不錯呀!已經賣了大半頭豬了。”王仙兒送早飯到肉鋪,微笑著說。她現在的裝束穿戴已經與當地婦人一般,但那些粗布衣裳卻難遮掩她的天香國色。李無名笑了笑,端過妻子送來的早餐,十分香甜地吃起來。

    一位溫文爾雅的少年走近,微笑著說:“好生意呀!兩位早!”一聲簡簡單單的問候,卻讓李無名和王仙兒呆若木雞,因為這人竟然是擲杯山莊的馬殤橫。面對奪妻之人,馬殤橫蒼白但英俊的臉上竟沒有絲毫的怒意,他淡淡地說:“李兄,逃避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,面對才能真正解決問題,你說是嗎?”

    李無名平靜了心態,說:“馬少爺言之有理。”

    馬殤橫看了一眼王仙兒,說:“兩位情投意合,我雖有心成全,但鑒于擲杯山莊在江湖上的聲譽,才迫不得已來找李兄做個了斷。”

    李無名本是個遇事不怕事的X,而且此時此刻他也不可能再逃避了,他問:“不知馬少爺有馬指教?”

    馬殤橫又露出了笑容,說:“我想邀請李兄夫婦光臨敝莊,與李兄來一場決戰,只要李兄的刀法贏得在下一招半式,在下便永不追究此事。如此也可以讓在下向家父有個交代,也免于遭受江湖朋友的恥笑。”

    李無名立即同意,與王仙兒上了馬殤橫的馬車,往擲杯山莊而去。

    七天后的黃昏,李無名與王仙兒到達有“江湖第一莊”之稱的擲杯山莊。擲杯山莊的人對李無名充滿仇恨,言語動作盡是向李無名尋釁,但都遭到馬殤橫的呵斥。馬殤橫以地主之誼熱情款待兩人,并準備了酒宴,三人從黃昏喝到二更。馬殤橫說:“本來應當為兩位準備客房休息的,但恐家人對李兄有不利之舉,所以我們坐一會兒,到三更時就決斗。李兄認為如馬?”李無名當然無異語。

    三更,馬殤橫把李無名領到一間石室前,說:“我想與李兄公平一戰,這間石室除了這一扇鐵門外再無門窗,為了避免李兄分心,我們到石室里決戰,無論誰勝誰敗,只可以一個人走出這石室。”馬殤橫打開鐵門,里面沒有燈火,一片漆黑。

    馬殤橫說:“李兄,請吧!”李無名回頭看了王仙兒一眼,隨著馬殤橫走進了石室,鐵門隨即被關上。

    王仙兒看著李無名走進漆黑的石室,看著厚厚的鐵門關上,她雙眼緊緊地盯著鐵門。雖然她看不見里面的惡戰,也聽不到里面的打斗聲音,但是她心里所承受的壓力,絕不會比走進石室里的李無名輕無名。無論怎么樣,黑夜總會過去。天漸漸亮了,就在王仙兒快要身心崩潰之時,石室的鐵門慢慢打開了,一個頭發散亂滿身血污的人走了出來,這個人居然是李無名!王仙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愣了愣,才飛身撲進李無名的懷里,抱著他幸福地痛哭起來。

    太陽出來了,溫暖的陽光灑在兩張充滿喜悅的臉上。這時候,只見一位翩翩少年走過來,他伸個懶腰說:“今天的天氣真好,兩位早呀!”這人竟然是馬殤橫

    李無名和王仙兒傻了眼,很明顯馬殤橫并沒有與李無名決戰,那么在石室里被李無名殺死的那個人是誰?當馬殤橫命下人將石室的那具尸體抬出來時,李無名和王仙兒如掉入萬文深淵,因為死于李無名刀下的人竟然是船頭幫幫主王四絕,王仙兒的父親。

    王仙兒嚎哭著撲向父親的尸體。李無名的臉色蒼白如紙,他喃喃地說:“昨晚我進入石室,里面漆黑一團什么都看不見,忽然有人用劍刺向我,我以為是馬殤橫向我進攻,便拔刀迎戰……”

    馬殤橫發出一陣得意而刺耳的笑聲,說:“王四絕被我誘到擲杯山莊,關進這暗無天日的石室里,每晚三更的時候我都會派一名刀手進去與他交手,所以當今晚我帶你進去時,他自然用劍刺你。而我把你帶進石室后,立即從一條密道走了。李無名的快刀真是厲害呀!就連名震江湖的王四絕也死于你的刀下,哈哈……”

    李無名殺了王四絕,等于殺了自己的岳父,成了妻子的殺父仇人,他再也承受不了這個打擊,忽然又哭又笑,竟然瘋了。

    馬殤橫把李無名和王仙兒提進他寬敞的臥室里,把兩人扔在華麗的波斯地毯上。王仙兒倒在地上痛哭,而變成瘋子的李無名卻在傻笑。馬殤橫躺在一張軟椅上,對著哭泣不止的王仙兒露出了笑容。王仙兒忍無可忍,她取了李無名的刀,跳起身撲向馬殤橫。

    馬殤橫仍躺著沒動,就連笑容也不減,他待王仙兒撲近,將刀砍到離自己頭上不到三寸時,才伸出兩指把刀夾住。他輕輕一拉,刀已到了他的手上,而王仙兒的身子也到了他的懷里。馬殤橫扔掉刀,伸手撫摸著她的臉,輕嘆一聲說:“真美呀!假若當初你嫁給我,我一定會好好待你。只可惜你竟然與別人私奔……”說到這里,馬殤橫忽然狂怒起來,狠狠地摑了王仙兒一個耳光,罵道:“你們這對狗男女,我縱然把你們碎尸萬段,也難泄心頭之恨。”他把王仙兒拋在床上,撕去她身上的衣裳……

    可憐已變成瘋子的李無名,看著自己的女人被辱,竟在一旁拍

    手傻笑。馬殤橫發泄完善欲,看著李無名說:“你變成了X,真讓你因禍得福了,我不殺你,我要讓江湖人知道,凡是與我馬殤橫作對的人,都沒有好下場。哈哈……”馬殤橫將李無名趕出擲杯山莊,而把王仙兒留在莊里。

    馬殤橫是成功的,他才30歲,不但成為江湖劍王,還利用擲杯山莊和船頭幫的勢力,成為江湖上的新霸主。馬殤橫雖然取得預期的成功,但卻沒有得到預期的快樂,成為新一代劍王和霸主后,他反而感到無盡的空虛和寂寞。也許是因為空虛和寂寞,他總是變本加厲地折磨王仙兒。

    受盡凌辱的王仙兒仍然是那么美麗,但她卻如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,任憑馬殤橫的操縱。馬殤橫雖然很憎恨王仙兒,當他看著她沒表情的臉和空洞的雙眼時,他卻又忍不住心痛,他甚至覺得,在折磨她的同時,也等于在折磨自己。馬殤橫心里已經搞不清對她到底是愛還是恨,但他知道,他已經離不開這個女人了。

    這一天,馬殤橫又在寂寞地喝酒,忽然下人來報,擲杯山莊來了一名不速之客,已經闖進莊里,莊里已有十幾人死于此人的刀下了。正感無聊的馬殤橫一聽,立即興奮起來,他正要出去時,那名不速之客已經進來了。

    只見來者蓮頭亂發,膚色X,手里握著一把短刀。

    馬殤橫看了很久,才認出這人竟然是變成瘋子的李無名。他忍不住笑了,說:“X,你好!”李無名也笑了,說:“通常叫別人X的人,他自己才是真正的X。”

    馬殤橫一愣,說:“你說我是X?”

    “不錯,你如果不是X,八年前你就不會讓我活著離開擲杯山莊。”

    奪妻(3)

    馬殤橫明白了,當年李無名為了讓自己不殺他,才故意裝瘋的。但他憑著自己無敵的劍法,武林霸主的地位,有馬可懼?他傲然說:“八年前我不殺你,現在你又能奈我馬?~當年你不殺我,今天我就有機會殺你。”

    “殺我?”馬殤橫大笑起來,說:“你憑什么殺我?莫非你的武功比我還要高?”李無名說:“你成為武林劍王,已經達到了人生的最高峰,所以你的武功已不可能有進步;而我為了達到要殺你的目標,所以我的武功進步神速。而且你現在貴為武林霸主,你一定很愛惜自己的生命;而我什么都不是,我爛命一條,我不怕死。”

    馬殤橫原本很自信的目光變得有點慌亂了。兩人開始交手,李無名果然是不要命的打法,他對馬殤橫精妙的劍招不避不閃,只不過他的快刀同樣砍向馬殤橫身上的要害。馬殤橫是武林霸主,是劍王,是富甲天下的擲杯山莊莊主,是萬金之軀,他自然犯不著與李無名這樣的人同歸于盡。結果,馬殤橫輸了,他握劍的手被李無名的快刀砍斷。世事就是這樣奇怪,越不想死、越怕死的人,往往就越死得快。

    望著自己的斷臂,馬殤橫黯然無言。他明白,李無名的武功并不比自己高,但由于自己太愛惜自己的生命,所以才有如此下場。李無名露出了勝利的笑容,說:“馬殤橫,你現在一定很后悔八年前沒有殺我吧?”馬殤橫領首,嘆息一聲說:“當年我當著你的面污辱你的女人,你都能裝傻扮瘋,單憑這點,我已不如你了。”

    李無名說:“我也要做武林霸主。我當初與王仙兒私奔,就是因為我看上了船頭幫的勢力。還有,那晚在你府上的石室中決戰,憑對手的劍法,我已經知道對手不是你而是王四絕;當時我明白,如果我不把王四絕殺死,那么我必定會被你殺死,因為當時我們的性命都在你的掌握之中。”

    馬殤橫變得恐懼起來,他不寒而栗,說:“原來你是這樣可怕的人!但你說出這些秘密,不怕被別人聽到嗎?”李無名冷笑起來:“這秘密只有你一個人知道,而你馬上就變成死人了,死人是不會把秘密說出去的。”李無名舉起他的短刀,說:“做大事一定要心狠手辣,斬草除根,你受死吧!”

    這時候,只見房門打開,一個臉色蒼白表情麻木的美麗女人走了進來。李無名一見,立即說:“翠兒,我今天要殺了馬殤橫,替你報仇。”

    馬殤橫焦急地失聲說:“王仙兒,你不要相信他,他是……”王仙兒恨恨地盯著馬殤橫,怒吼道:“你這個惡賊,我要殺了你。”她拾起地上的利劍,一劍刺進了馬殤橫的心臟。看著馬殤橫軟倒在地上,王仙兒心里有一種奇怪的感覺,本來她對馬殤橫是恨之入骨的,但現在殺了他后,卻沒有感受到復仇的X。

    李無名看見王仙兒一劍殺了馬殤橫,他無名了一口氣,上前扶住王仙兒的肩膀,說:“翠兒,我們回家吧!”王仙兒點點頭,把劍從馬殤橫胸口X,突然回身一劍,竟然刺進毫無防范的李無名的心臟。李無名錯愕地倒在馬殤橫身邊,喃喃道:“你……”

    王仙兒淚流滿面,說:“你比他更該死!”
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• 更多内容: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