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   /  職場   /  
  •   那個時候,沒有男勞力的家庭,被人瞧不起,分糧食的時候,母親總是躲到角落。拿到少得可憐的糧食,她愁眉不展,會忍不住念叨出聲:娃們正在長身體,這怎麼能吃一年啊?她不止一次點着我的額頭說:你啥時候能長大掙工分啊?咱家就能多分點吃的。

      母親教我認字識數,等我會寫一百個漢字後,把我送進學校。她很想讓每個孩子都能上大學,有自己美好的前程。

      今晚,我們郭家兄妹郭定文、郭雨帆、郭雨梅共同在此舉行答謝晚宴,我受他們的委託講幾句話。

      那個時候,父親為了多掙點錢,常年在外奔波做活,母親承擔起照顧一家人的重擔。她既要出工,還要照顧我們幾個孩子。在我的記憶力,她是變着法子供我們吃飽,能吃的都吃了。最艱難的時候,把玉米芯煮成糊糊。吃飯的時候,母親總是最後一個端起碗,看那個還沒吃夠,她就把自己碗里的飯倒一些給孩子,她常常開水就剩饃吃幾口了事。

      母親帶我和妹妹改嫁後,碰到了命中的貴人——我們的父親。從此,她和智慧、好強、包容的丈夫一起,經營起這個一窮二白的家。


      尊敬的各位親友:

      再次感謝大家!請大家用餐!

      今天是我母親下葬的日子。

    孝家答謝詞(鄧吾佳為外甥劉輝、劉波的父親去世而作)尊敬的領導、來賓及父親生前的同志、好友: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孝而親不待。”痛哉兒父,蒼天無眼,疾車無情,橫禍天降,與世長辭,享年58歲。

      有時她會說,我啥時才能享你們的福啊?等我們有了自己的事業,有能力孝敬的時候,母親的身體卻出了問題:先是胃病,吃不成東西,然後是高血壓,不能動彈,又是白內障,看不清東西,最後是腎病,全身無力。在最後這幾年,母親受盡了病痛的折磨。

      我們敬愛的父親從此永別了,他的兒孫們定將化悲傷為力量,牢記家訓,繼承遺志,傳承精神,勤奮工作,不懈奮鬥,報效社會。我們將以建設和諧家庭和和諧郭(國)家的實際行動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靈。

      母親的病當然與勞累有關,但導致她鬱鬱寡歡的重要因素是一生所受的創傷。在嚴酷的政治環境下,親人們身心遭到重創,相繼離世:外祖母擔驚受怕早逝,外祖父被當局折磨死,大姨小姨中年暴亡,大舅舅也走了。這一切使她非常悲傷,時常憂愁不展。父親精心陪伴,二弟媳婦綠俠悉心照料,弟弟妹妹們爭相孝順,孫子膝前承歡,還是拉不住她。9月12日,母親心力衰竭,突然深度昏迷,七天後撒手西歸。

    尊敬的各位長輩,各位領導,各位親朋好友:

      老人家的大半生,都是在動蕩和焦慮中度過。她的婚姻也很不幸,追求進步的丈夫拋棄了她,她被迫帶着兩個孩子改嫁。那個時期,她為孩子的命運擔憂,前思後想睡不着覺,視力急劇下降。

      她無時無刻不在操所有人的心,上學,工作,成家,住房,孩子。那個孩子的人生狀況都讓她挂念。

      她和父親一起,精打細算,想過上讓人尊敬的日子,先後兩次蓋房,第一次蓋房的時候,母親拿出了外祖父外祖母分給她的四十幾塊銀元——地主家庭唯一的遺產。

      我能讀到大學畢業,除了父母的供養,老師的教育,還有弟弟妹妹的犧牲。母親病了,妹妹中斷了自己的求學,未能上成高中,二弟新科初中畢業就回家務農。母親在世時常說,你要對得起你爹,照顧好弟弟妹妹們。我會儘力做的,母親,你就放心吧。

      母親,安息吧!

    • 喪禮晚宴答謝詞 相關內容:
    • 喪事感謝短信
    •   母親活了七十三歲,歷經磨難,和我們的父親一起,把五個孩子拉扯成人,在為我們提供安身立命的物質條件的同時,也教我們做人的道理:人窮志不短,一切靠自己。

        在我心裡,生父只是給我生命的人,繼父才是給我人生的真正的父親。今天,我要給父親深深地鞠一躬!

        我們覺得母親是幸福的,因為有我們剛強、開朗的父親,他給予她活下去的勇氣,照顧她,盡其所能給予她最好的生活,我們不敢想象,還有誰會帶給她這樣好的命運。在母親彌留之際,父親一邊為她擦臉上沁出來的汗,一邊自言自語:你到底捨不得啥啊?走了就解脫了,不用受罪了。我們要說,母親最放不下的就是您!母親老說,走在前頭的享福,她享了您的福,她擔心您在世上受罪。在此,我代表妹妹弟弟們向母親的在天之靈保證:我們一定盡全力伺候好父親,讓他有一個幸福的晚年。您就放心走吧。

        晚上好!

        人生很短暫,你我共珍惜。最後,我們三姊妹真誠地祝願大家保重身體、珍愛生命、熱愛生活、家庭和睦、善待他人、工作順利、事業有成!真誠地祝願大家開開心心地過好每一刻,快快樂樂地過好每一天!真誠地祝願大家像生命之樹永遠常綠,像生命之花永遠絢麗多彩!

        今天上午 11 時 6 分,我們敬愛的父親郭啟光的骨灰已安葬於東山公墓,他老人家入土為安,含笑九泉了。人生雖短暫,人間處處真情在。我們三姊妹 向郭老 先生生病和住院治療期間及去世以後給予他和我們全家關心、幫助、支持、理解和同情的各位長輩、各位領導、各位親朋好友表示最衷心的感謝。這份情誼,情真意切,厚重萬分,我們將永遠銘記,珍藏心間。

        在父親包活、建電石廠和造紙廠的日子裡,她整天操心。蓋造紙廠資金緊張的時候,她發愁,產品銷售不暢的時候,她睡不着覺。等父親蓋起讓十里八鄉羨慕的一院房子時,她眉頭才真正舒展了。
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